深圳法院2017年度优秀案例裁判要点观点

深圳律师赵律师法律顾问团队(广东驰纳律师事务所)收集整理 资料来源 法院官网、法律数据库 深圳法院2017年度优秀案例裁判要点 1. 转让方未取得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与受让方订立合同转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构成无权处分。一方当事人以转让方未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为由主张转让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终16237号民事判决(2017年1月13日;承办人:路德虎) 2. 行使房屋拆迁补偿行政裁决法定职权的行政机关依照编办文件设立的派出机构,在没有法律法规授权前提下,以自己名义作出的房屋拆迁补偿行政裁决,应认定为超越法定职权的行政行为。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行终字第612号判决(2017年6月21日;承办人:王强力) 3.保理商与债权人签订的合同虽名为保理合同,但在应收账款未有效转让的情形下,保理法律关系因缺乏必要要件而不成立,应当按照实际法律关系认定合同性质,合同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合同当事人间虽保理法律关系不能成立,但保证人并不必然免除保证责任。主合同真实,且保理商与债权人未恶意串通骗取保证人提供保证的,保证人仍应承担保证责任。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商终字第2992号判决(2017年6月7日;承办人:雒文佳) 4.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有过错的,应承担相应责任。 ——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6民初22827号民事判决(2016年12月12日;承办人:陈沁寰) 5. ①当事人向法院申请债务人破产重整时,法院不仅审查债务人是否具备重整原因,同时还应重点考察债务人是否具备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行性。②法院根据《破产法》第二条的规定,审查认为债务人具备重整原因需要破产拯救,但对其是否具备重整价值和可行性难以认定时,引入“预重整”方式审理案件并指定管理人开展相关工作。在预重整阶段,管理人并不对接管债务人企业,其主要职责是对债务人的经营情况和财务状况进行摸底,为各方当事人搭建沟通平台、提供更为宽松的博弈空间,同时对债务人是否具有重整价值、挽救可能和重整可行性进行调查研究。通过预重整阶段的调查判断,人民法院应及时裁定是否受理重整申请。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破143号之二民事裁定(2017年4月18日;承办人:李雪松) 6. 违约方不享有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的合同解除权。在合同守约方明确要求不解除合同的情况下,违约方以无力继续履行合同为由请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理。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民终14613-14621号民事判决(2017年10月11日,承办人:徐雪莹) 7. ①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具备权利义务主体明确和给付内容明确的要件。申请执行不具有给付内容的确权法律文书的,人民法院应当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强制执行申请。②生效法律文书的既判力原则上只及于案件当事人,第三人不受生效法律文书既判力的约束。在金钱债权执行中,法院查封、扣押、冻结执行标的以后,另案作出的将该执行标的确权给案外人的生效法律文书不能阻却对该项执行标的的执行。意。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执309号执行裁定(2017年8月23日;承办人:时晓克) 8. 融资租赁交易具有融资和融物的双重属性,缺一不可。如无实际租赁物或者租赁物所有权未从出卖人处转移至出租人或者租赁物的价值明显偏低,无法起到对租赁债权的担保作用,应认定该类融资租赁合同没有融物属性,仅有资金空转,系以融资租赁之名行借贷之实,应属借款合同。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民终12278号民事判决(2017年10月27日;承办人:王伟) 9. ①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实施前受理并宣告破产清算、施行后尚未审结的企业破产案件,对于其中确有重整价值,具备挽救可能的企业,人民法院可以中止破产宣告程序,裁定转入重整程序。②人民法院强制批准重整计划草案,需要考虑以下因素:出资人组虽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但企业已经资不抵债,债权人在重整计划中未获得全额清偿;有担保债权组虽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但担保债权人的债权根据重整计划草案已经得到全部清偿及延期补偿,且担保权未受到实质性损害;普通债权组虽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但普通债权所获得的清偿比例不低于其在重整计划草案被提请批准时依照破产清算程序所能获得的清偿比例。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深中法经三字第15-2号民事裁定、(2000)深中法经三字第15-6号民事裁定(2017年1月11日;承办人:谢继宇) 10. 抵押权人对2007年10月1日前所设立的抵押权在主债务诉讼时效结束后二年内行使抵押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抵押权人对2007年10月1日后所设立的抵押权,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未行使抵押权的,抵押权消灭, 人民法院不予保护。 ——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7)粤0306民初5008号判决(2017年11月8日;承办人:冼晓莉) 11. 在诉讼过程中,人民法院保全查封了被告名下财产,案外人就保全查封的财产提出主张实体权利的异议,同时申请置换查封物,人民法院在准许置换后,仍应对案外人所提出的异议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27条规定的案外人异议程序进行审查,以判断应否对置换物解除查封。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执复36号裁定(2017年5月22日;承办人:张文佳) 12. 对可能影响定罪量刑和当事人合法诉讼权利的法律事实,侦查机关、公诉机关未履行职责进行充分取证、起诉的,人民法院应进行必要的查证;无法查证的,应当做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裁决。侦查机关、公诉机关未履行职责进行充分取证、起诉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在判决书中予以载明,必要时可发出相关司法建议。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刑初332号刑事判决(2017年10月23日;承办人:涂俊峰) 13. 持票人通过买卖获得票据,不影响其取得票据权利。空白背书的票据最后持票人通过自行补记的方式形成连续的背书,不影响最后持票人取得票据权利。持票人从无处分权人手中通过票据法规定的转让方式取得票据且支付了对价,仍可取得票据权利。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4民初11063号(2016年11月21日;承办人:唐春丽) 14. 权利人请求法律保护的商业秘密的内容必须固定和明确,在审理时原告应当提供包含有可供法院比对的商业秘密内容的具体载体。这既是法院审查权利人主张的内容是否符合法律保护的商业秘密的标准,也是就被告使用或对外泄露的信息是否与原告主张的秘密相符进行比对的基础。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民终14554号民事判决(2017年10月27日;承办人:蒋筱熙) 15.①行为执行强制实施的前提必须是被执行人能够完成或者配合完成执行依据指定的行为,而不存在客观不能的障碍。如果裁判指定行为内容牵连到第三人,法理上该第三人并不受裁判既判力的约束,法院无法对该第三人强制执行,尤其是在第三人对被执行人要求其作出的行为享有同时或者先履行抗辩权的情况下,强制执行将损害其合法权利,超越执行程序边界。②执行法院的执行查封措施具有保全财产的效力,被执行人就已经查封的财产所作的转移所有权的行为属于有碍于执行的行为,不得对抗申请执行人,但不妨碍其买卖合同的效力,买受人得依买卖合同要求被执行人承担无法履行的责任。第三人未经执行法院允许占有查封财产的,执行法院可以依法排除其妨害。③执行程序的价值作用和现实意义在于强制执行,协调和调解并非执行程序的必要内容,为促成执行依据裁判内容的实现,执行法院可以进行适当的调查协调以及促成执行和解,而在协调、和解无法实现执行目的且无法强制执行的情况下,执行法院应驳回申请执行人的执行申请。——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执某号执行裁定(2017年2月23日;承办人:杜佳鑫)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执某号执行裁定(2017年2月23日;承办人:杜佳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