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收购资产盈利业绩补偿争议法律实务(3):股票补偿和现金补偿的先后顺序

上市公司收购资产盈利业绩补偿争议法律实务(3):股票补偿和现金补偿的先后顺序 本系列文章作者原创创作,案例系公开查询所得,转载须在文首醒目注明作者和来源,作者:赵青云 律师 广东驰纳律师事务所。电话:18503080111 一、业绩法律实务焦点 1、收购资产后,标的原被收购方获得的股票在业绩补偿期内,办理了质押登记。若上市公司业绩未达标进行诉讼时,要求被收购方全额进行股份补偿的诉请,在事实上不具有可执行性,法院只能根据未质押的股票进行补偿,予以部分支持。 2、上市公司剩余未得到补偿的股份数,由补偿方进行现金补偿。 ​3、公司要求被收购方返还在利润补偿期间的现金分红,有合同依据,予以支持。被收购方认为仅需返还其实际取得的现金红利,即税后现金分红。法院认为,依照税法的相关规定,股票现金分红产生的个人所得税应由其自行承担,且双方的协议也约定相关费用和支出由各方自行承担,故相关该抗辩无法律和合同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二、业绩补偿典型案例​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2018)浙01民初1407号 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刁建敏 被告:王靖 被告:上海科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雅达公司)与被告刁建敏、王靖、上海科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漾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3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信雅达公司的代理人和被告刁建敏及其代理人、王靖和科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信雅达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刁建敏向信雅达公司交付信雅达公司股份8036706股,信雅达公司以1元回购并注销;王靖向信雅达公司交付信雅达公司股份2098606股,信雅达公司以1元回购并注销;科漾公司向信雅达公司交付信雅达公司股份1762676股,信雅达公司以1元回购并注销。2.请求判令刁建敏向信雅达公司支付现金补偿91,254,392.67元并支付利息损失(自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王靖向信雅达公司支付现金补偿31,743,822.11元并支付利息损失(自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科漾公司向信雅达公司支付现金补偿21,959,341.94元并支付利息损失(自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3.请求判令刁建敏向信雅达公司返还分红1873472.97元并支付利息损失(自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王靖向信雅达公司返还分红576453.22元并支付利息损失(自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科漾公司向信雅达公司返还分红432339.92元并支付利息损失(自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4.如三位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不能按时足额向信雅达公司交付第一项诉讼请求中应当由信雅达公司回购的股份数,则应将交付不足部分的股份数折算为现金补偿另行支付给信雅达公司(现金补偿=不能交付的股份数量*9.795元/股),并支付利息损失(自起诉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5.请求判令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对第1-4项诉讼请求互相承担连带责任。6.本案诉讼费用、保全费用由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信雅达公司系一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上市公司(证券代码:600571),2015年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根据重组时信雅达公司与包括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在内的交易对方(下称“交易对方”)签订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信雅达公司以向交易对方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对价的方式收购交易对方持有的标的公司上海科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匠公司)75%的股份,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作为业绩补偿方承诺科匠公司2015、2016、2017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200万元、4200万元、5000万元,否则其应向信雅达公司进行补偿。交易对方认可并确认,信雅达公司按该协议约定的价格受让标的股权系基于上述业绩承诺。同时,信雅达公司与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签订《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就补偿方式与补偿股份与现金的计算方式作了具体约定;同时约定若信雅达公司在利润补偿期间实施分红的,现金分红部分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应作相应返还;并约定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之间互相承担连带责任。上述协议经信雅达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重组事项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核准,信雅达公司依法进行了公告。2015年9月,信雅达公司按协议约定向交易对方发行了股份并支付现金对价,合计股权转让款总额32,250.00元。其中,向刁建敏发行股份5,283,353股并支付现金对价30,914,890元,向王靖发行股份1,604,705股并支付现金对价9,926,874元,向科漾信息发行股份1,346,988股并支付现金对价4,620,644元。上述事项信雅达公司亦依法进行了公告。2016年7月、2017年6月,信雅达公司分别实施2015年度利润分配与2016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均获得现金分红及配股。经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审计,科匠信息2017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近利润为-52,810,975.19元,未实现业绩承诺。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应按照约定履行其股份补偿及现金补偿义务、返还现金分红,并互相承担连带责任。经信雅达公司催告,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仍未履行其补偿义务。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维护信雅达公司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合法利益,信雅达公司特向贵院提起诉讼,恳请贵院判如所请。 被告刁建敏辩称:一、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之所以不能完成业绩承诺,系信雅达公司的行为造成。1.信雅达公司在本次交割交易所发布的公告内容中,涉及交易目的的陈述及对科匠信息公司作出的承诺构成发行股份及购买资产协议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未能完成盈利协议中的业绩承诺,系信雅达公司违背在本次交易中对科匠公司作出的承诺,具体包括客户协同、技术协同及资金的承诺,信雅达公司不仅未能依约向科匠公司提供客户资源和资金支持,反而强制占用科匠公司的资金,大幅扣减科匠公司推广费用并成立同类型公司,将原来承诺给科匠公司的资源全部给同类型公司,抢占科匠公司的市场,同时,信雅达公司严重干扰科匠公司的经营,导致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无法履行业绩承诺,综上,科匠公司未能完成业绩的责任在信雅达公司,不应归责于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不应承担责任。二、信雅达公司诉请存在计算错误,盈利补偿的金额及订立目的,是在科匠公司盈利预测数未满足利润预测作出的补充,真实目的是为了弥补信雅达公司的损失,因此应当与盈利预测期间及2015-2017科匠公司承诺的净利润累计数与净利润的差额为基数依据,依据信雅达公司在科匠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作为可得分红的补偿上限,即本次交易中向信雅达公司的补偿上限为75408826.22,针对刁建敏的补偿为49015737.04,针对现金分红的返还,信雅达公司提供证据仅证明派送现金红利为808353.01元,即便主张返还仅有权返还该数目针对盈利预测现金补偿及分红返还所涉及的利息损失,双方签订的交易相关协议中均未约定,因此信雅达公司主张对应的利息损失没有合同依据。针对盈利预测补偿的方式是先还股份数,不足再现金返还,我们认为,在返还股份数的方式上一元回购条款违法公司法及证监会有关上市公司回购股份的法律规定,属于无效条款。三、信雅达公司的诉请违法。(一)补偿协议中关于股份补偿的约定,违反《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禁止性规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应属无效。(二)信雅达公司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基于补偿协议向特定对象回购股份在法律上不能履行,进而不能要求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履行股权补偿义务。(三)本案股份补偿约定在性质上属于预约,信雅达公司仅享有缔约请求权,而不享有交付请求权。综上,信雅达公司的诉请不成立,请法院查明事实驳回信雅达公司诉请。 被告王靖、科漾公司的答辩意见同刁建敏。 原告信雅达公司为支持其诉请,向本院提交的证据为: 证据1《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证据2《盈利预测补偿协议》、证据3《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共同用于证明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对科匠公司2015、2016、2017年度的净利润作出业绩承诺,如未完成业绩承诺,应按照协议约定对信雅达公司进行股份补偿与现金补偿。 证据4信雅达公司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及议案6和议案7、证据5证监会关于核准信雅达公司向刁建敏等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批复,共同用于证明案涉协议已生效。 证据6信雅达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之发行结果暨股本变动公告、证据7证券变更登记证明、证据8银行付款凭证,共同用于证明信雅达公司已按协议约定向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对价,案涉协议已实际履行。 证据9信雅达公司2015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实施公告、证据10支付凭证、证据11股份变更登记情况,共同用于证明信雅达公司实施2015年度利润分配和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方案,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获得现金分红及转增股份。 证据12信雅达公司2016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证据13收付款业务回单,共同用于证明信雅达公司实施2016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获得现金分红。 证据14科匠公司2017年度审计报告,用于证明科匠公司未实现2017年业绩承诺。 证据15要求进行业绩补偿的通知、证据16快递送达证明,共同用于证明信雅达公司已书面要求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进行业绩补偿及返还分红。 证据17科匠公司银行KET盾及印鉴章移交清单,用以证明2018年6月13日科匠公司银行KET盾及印鉴章移交前,其财务由原管理层刁建敏系的沈芸负责,由沈芸掌握复核的KET盾及分公司财务章。 证据18同行业公司2014年4月-2016年12月股价走势对比图,用以证明同一时间,同行业公司股价均有显著提升。 证据19沈芸发送给李亚男的邮件及附件科匠公司2017年的财务报表,用以证明科匠公司2017年的现金流量充足。 证据20科匠公司购买理财产品列表及银行对账单、理财产品购买合同及支付凭证。用以证明科匠公司现金流充足,甚至常年有余力购买理财产品。 证据21证监会警示函,用以证明刁建敏存在个人违规占用科匠公司资金且不履行披露义务的情况。 证据22财务会议通知及资金制度,用以证明根据信雅达公司的资金制度,子公司有闲余资金应配合母公司调用,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亦明知并接受该管理制度。 被告刁建敏质证如下:认可证据的真实性,但不认可其证明内容。具体原因同答辩意见,且证据1中一元回购条款无效。证据4认可三性。证据5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该证据第三条,信雅达公司在本次交易公告中作出的承诺应当视为本次交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信雅达公司有义务履行公告中作出的承诺,否则为违约。证据6-8三性无异议。证据9-11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不认可证明内容。证据10显示刁建敏获得现金红利808353.01元,即便认定没有达成业绩承诺,也只应当返还实际取得的现金分红,即信雅达公司主张的现金分红不应包含已经扣除的个人所得税和利息损失。证据12、13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证据13不能证明已经向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支付2016年度现金红利。证据14对证明内容有异议,信雅达公司违约导致科匠公司没有实现2017年业绩承诺信雅达公司应当承担责任,证据15-16,对证明内容有异议,信雅达公司违约导致科匠公司没有实现2017年业绩承诺,信雅达公司对此应当承担责任。对证据17、18、19、20、22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认可证据21的真实性、合法性,但与本案无关。 被告王靖、科漾公司的质证意见同刁建敏。 本院认证如下:各方当事人均对证据1-16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信雅达公司与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签订的协议并无资金管理制度等相关的明确约定,故证据17-22,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采信。 被告刁建敏为支持其辩称,向本院提交的证据为: 第一组证据:东方财富网和网易科技网2014年12月10日报道《信雅达3亿收购科匠信息75%股权》;2014年12月至2015年12月信雅达公司董监高抛售信雅达公司股份明细。共同用于证明信雅达公司收购科匠公司的目的是为了哄抬股价,信雅达公司董监高在此期间大量抛售信雅达公司股票。 第二组证据:日期为2014年12月的《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日期为2015年3月17日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日期为2015年6月的《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日期为2015年7月24日的《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事项获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的公告》,共同用于证明信雅达公司在其公告中对涉争交易的目的表述,以及其所做出的承诺,构成《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的一部分,具有不可分割性。而信雅达公司在实际履行过程中,违反了在公告中的承诺,故本案中系信雅达公司违约导致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无法完成业绩目标。 第三组证据: (一)2015年至2017年科匠信息合同清单,杭州信雅达泛泰科技有限公司企业信息报告及该公司官网截屏,共同用于证明,信雅达公司在并购科匠公司后,于2016年5月26日设立与科匠公司经营范围、业务类型均高度重合的杭州信雅达泛泰科技有限公司,构成同业竞争,违反了客户资源和业务能力协同的承诺。 (二)沈芸于2017年12月12日向李亚男发送的主题为“关于2016-2017年度集团资金集中管理利息结算事宜”的邮件及附件,用于证明信雅达公司违反了资金协同承诺。 (三)刘新宇于2017年12月1日向刁建敏发送的主题为“关于11.07转270万资金至信雅达总部说明”的邮件,夏俊平于2017年6月23日向张玄意发送的主题为“KJG-1703009技术开发合同2017.3.14”的邮件,夏俊平于2017年7月21日向张玄意发送的主题为“轻语二期,KJG-1703009合同的问题”的邮件,刘新宇于2017年12月13日向孙莉等人发送的主题为“回复:答复:12月12日新出的合同、补充协议”的邮件,陈同辉于2017年12月27日向蔡莹等人发送的主题为“答复:世贸美居-二期项目A版申请特批开票”的邮件,日期为2017年5月2日的主题为“回复:关于交通之声项目ALPHA版本验收”的邮件,用于证明信雅达公司严重干扰科匠信息的正常经营,导致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无法完成业绩目标。 原告信雅达公司认证如下:第一组证据的三性均有异议,网页报道仅是报道不能用于证实本案的交易内容和目的,案外人抛售股份与本案无关。对第二组证据形式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公告并非信雅达公司作出单方面承诺,且该承诺无具体的内容,不应作为确定双方权利义务的依据。对第三组证据中的2015年至2017年科匠公司合同清单没有原件,对真实性有异议。杭州信雅达泛泰科技公司与科匠公司的经营不存在竞争关系,对该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可。对第三组证据中的其余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 被告王靖、科漾公司对刁建敏提供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认证如下: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应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确定,信雅达公司与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双方签订的合同中并无关于“客户协同”、“资金协同”或“技术协同”的相关约定。信雅达公司在公告中的说法并非案涉合同的组成部分,且该“承诺”并无具体内容,无法作为确定信雅达公司与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双方权利义务的依据。因此,刁建敏向法院递交的三组证据均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采信。同理,刁建敏申请查阅科匠信息与信雅达公司的往来财务及科匠公司百度推广账户明细的申请,亦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准许。 本案经庭审查明事实如下: 2014年12月8日,信雅达公司(甲方)、刁建敏(乙方)、王靖(丙方)、科漾公司(丁方)签订《盈利预期补偿协议》,主要条款如下:乙方、丙方、丁方合称为补偿方。补偿方承诺,科匠公司于2015、2016、2017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200万元、4200万元、5000万元。上述“净利润”指经具有证券从业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确认的在合并报表范围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于标的公司的净利润。根据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专项审计报告》,若科匠公司在利润补偿期间内任一会计年度的当年期末实际净利润累计数未能达到当年期末承诺净利润累计数,则信雅达公司应在该年度的的年度报告披露之日起十日内,以书面方式通知补偿方关于科匠公司在该年度实际净利润累计数小于承诺净利润累计数的事实,并要求补偿方优先以股份方式进行利润补偿,不足部分以现金补偿的方式进行利润补偿。具体股份补偿数额和现金补偿金额的计算方式如下:当年应补偿股份数=(科匠公司截至当期期末承诺净利润累计数-科匠公司截至当期期末实际净利润累计数)/科匠公司业绩承诺期间内各年度的承诺净利润数总和*标的股权转让价款/本次重组发行价格-已补偿股份数量。若补偿方持股数额不足以补偿时,差额部分由补偿方以现金补偿,具体补偿金额计算方式如下:当年应补偿现金金额=(每一测算期间应补偿股份数-每一测算期间已补偿股份数)*本次重组发行价格-已补偿现金金额。如果利润补偿期内信雅达公司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份或送股而导致补偿方持有的信雅达公司股份数量发生变化,则应补偿股份数应调整为:当年补偿股份数量(调整后)=当年应补偿股份数量*(1+转增或送股比例)。若信雅达公司在利润补偿期间实施现金的,现金分红的部分补偿方应作相应返还,计算公式为:返还金额=每股已分配现金股利*补偿股份数量。股份补偿方式采用股权回购注销方案。在信雅达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该股份回购议案后,信雅达公司将以人民币1元的总价定向回购当年应补偿股份,并予以注销,并同步履行通知债权人等法律、法规关于减少注册资本的相关程序。补偿方有义务协助信雅达公司尽快办理该等股份的回购、注销事宜。对于上述应补偿股份数和应补偿现金金额,在乙方、丙方、丁方之间按照乙方承担65%,丙方承担20%,丁方承担15%的比例分担,但是补偿方之间承担连带责任。 2015年3月17日,相同各方就《盈利预测补偿协议》签订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基本内容同《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对以下条款进行变更:具体股份补偿数额和现金补偿金额的计算方式如下:当年应补偿股份数=(科匠公司截至当期期末承诺净利润累计数-科匠公司截至当期期末实际净利润累计数)/科匠公司业绩承诺期间内各年度的承诺净利润数总和*标的股权转让价款/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股份发行价格-已补偿股份数量。若补偿方持股数额不足以补偿时,差额部分由补偿方以现金补偿,具体补偿金额计算方式如下:当年应补偿现金金额=(每一测算期间应补偿股份数-每一测算期间已补偿股份数)*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股份发行价格-已补偿现金金额。本补充协议为《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本补偿协议没有约定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有约定的,以《盈利补偿协议》为准;本补充协议约定与《盈利预测补偿协议》约定不一致的,以本补充协议为准。 2015年3月17日,信雅达公司(甲方)、刁建敏(乙方)、王靖(丙方、科漾公司(丁方)、上海嘉信佳禾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戊方)、宁波麒越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己方)、陈惠贤(庚方)、李宁(辛方)签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主要条款如下:信雅达公司为受让方,其余各方为转让方,约定受让方拟通过向转让方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受让转让方持有的科匠公司75%股权,在管理层股东完成业绩承诺前提下受让方继续收购科匠公司管理层股东所持剩余25%股权。其中管理层股东和业绩补偿方指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转让方本次受让方主让的标的股权为转让方合计持有的科匠公司75%股权。其中乙方持有31.26%,丙方持有9.62%,丁方持有7.21%……标的股权转让价格为32250万元,标的股权转让价款中的27416.8万元以股份的方式支付,即受让方向转让方发行股份,剩余价款4833.2万元以现金支付。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股份发行的发行价格为19.76元/股,股票总数为1387.49万股。从定价基准日至本次股票发行期间,如受让方有派息、送股、资本公积转增股本等除权除息事项,则发行价格与发行数量进行相应调整。业绩补偿方向受让方承诺,科匠公司于2015、2016、2017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3200万、4200万、5000万。对于业绩承诺期间业绩补偿方的保证责任与补偿义务,受让方与业绩补偿方将另行签署《盈利预期补偿协议》及其补偿协议进行约定。除本协议另有约定外,各方应各自承担其就磋商、签署或完成本协议和本协议所预期或相关的一期事宜所产生或有关的费用、收费及支出。 2015年4月2日,信雅达公司召开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关于信雅达公司与各方签署附生效条件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之框架协议〉及〈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的议案和《关于信雅达公司与各方签署附生效条件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的议案经股东会决议通过。 2015年7月20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作出证监许可〔2015〕1720号《关于核准信达雅公司向刁建敏等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批复》核准信雅达公司向刁建敏发行5283353股股份、向王靖发行1604705股股份、向科漾公司发行1346988股股份……购买相关资产,核准信雅达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424528股新股募集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配套资金。2015年9月25日,信雅达公司发布《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之发行结果暨股本变动公告》。 2015年9月25日,信雅达公司发布《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之发行结果暨股本变动公告》,其中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部分13995301股,价格为19.59元每股(与合同约定价格有出入,系分红造成)。具体为刁建敏5283353股;王靖1604705股;科漾公司1346988股。对该公告内容,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在庭审中均未提异议。 2016年6月30日,信雅达公司实施利润分配和资本公积金转增股份方案: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1.7元(含税);以资本公积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2017年6月8日,信雅达公司实施权利分派方案:A股每股现金红利0.09元。 科匠公司2015年扣除非正常性损益的归属于科匠公司的净利润为32727157.29元;2016年扣除非正常性损益的归属于科匠公司的净利润为43538716.28元。 根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上海科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度审计报告》,科匠公司在合并报表范围内实现净利润-48613911元,其中非经营性损益净额为4197064.19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于科匠公司的净利润为-52810975.19元。 2018年4月3日,信雅达公司向刁建敏、王靖及科漾公司邮寄《关于要求对本公司进行业绩补偿的通知》。刁建敏、王靖及科漾公司未向信雅达公司进行利润补偿,信雅达公司诉至法院。 本院于2018年6月6日,作出(2018)浙01民初1407号民事裁定,冻结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264380615.07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相应价值财产。据此,本院于2018年6月14日冻结刁建敏持有的信雅达公司股份8036706股(其中8036593股已办理质押登记,未质押股份数为113股)。冻结王靖持有的信雅达公司股份2098606股(其中2059606股已办理质押登记,未质押股份数为39000股)。冻结科漾公司持有的信雅达公司股份1762676股(其中1400000股已办理质押登记,未质押股份数为362676股)。对以上股份的质押、冻结情形,信雅达公司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各方签订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均系签约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刁建敏抗辩称上述协议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系无效的合同。本院认为,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在减少公司注册资本时,公司可以收购本公司股份。信雅达公司与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签订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中明确约定,在信雅达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该股份回购议案后,信雅达将以人民币1元的总价定向回购当年应补偿股份,并予以注销,且同步履行通知债权人等法律、法规关于减少注册资本的相关程序。现上述协议已经信雅达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信雅达公司亦明确表示将履行股份注销的相关手续,故上述协议不违反公司法及其相关法律的规定,应属有效,刁建敏的抗辩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科匠公司2017年度经具有证券从业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确认的在合并报表范围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于科匠公司的净利润为-52810975.19元,未达到承诺的净利润(5000万元),信雅达公司要求业绩补偿方进行利润补偿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因信雅达公司与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签订的合同并未对信雅达公司在业绩目标达成中所负的义务作出约定,且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信雅达公司在履约过程中存在其他违约行为,故对刁建敏关于系信雅达公司的违约行为造成科匠公司未能完成业绩目标的抗辩,本院不予采信。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应按照《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的约定,对信雅达公司进行利润补偿。刁建敏认为利润补偿应以信雅达公司在科匠公司中的持股比例可得分红作为补偿上限的主张,无合同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偿协议的约定,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应补偿股份数26697126股,按照比例分摊具体如下:刁建敏应补偿股份数17353132股;王靖应补偿股份数5339425股;科漾公司应补偿股份数为4004569股。因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合计持有的股份数仅为11897988股,且其中11496199股已办理质押登记,因此信雅达公司要求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全额进行股份补偿的诉请,在事实上不具有可执行性,本院予以部分支持。即信雅达公司有权以人民币1元的总价回购刁建敏名下113股信雅达公司股份;有权以人民币1元的总价回购王靖名下39000股信雅达公司股份;有权以人民币1元总价回购科漾公司名下362676股信雅达公司股份。 剩余未得到补偿的股份数,由补偿方进行现金补偿。具体计算如下:信雅达公司发行价格为19.59元每股;因2016年实施公积金转增股本方案,故发行价格调整为9.795元每股。刁建敏未补偿股份数为17353019股,因此应补偿现金额为169972821.11元;王靖未补偿股份数为5300425故,因此应补偿现金额为51917662.88元;科漾公司未补偿股份数为3641893股,因此应补偿现金额为35672341.94元。 信雅达公司要求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返还在利润补偿期间的现金分红,有合同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信雅达公司于2016年现金分红每股0.17元,2017年现金分红每股0.09元(2016年实施了公积金10增10,股份数增一倍),根据以上分红方案,刁建敏获2016年分红898170.01元,获2017年分红951003.54元,合计1849173.55元;王靖获2016年分红272799.85元,获2017年分红288846.9元,合计561646.75元;科漾公司获2016年分红228987.96元,获2017年分红242457.84元,合计471445.8元。以上款项均系税前分红金额,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抗辩认为仅需返还其实际取得的现金红利,即税后现金分红。本院认为依照税法的相关规定,股票现金分红产生的个人所得税应由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自行承担,且双方的协议也约定相关费用和支出由各方自行承担,故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的该抗辩无法律和合同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信雅达公司与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双方签订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约定,利润补偿方对补偿股份数和应补偿现金金额承担连带责任,故对信雅达公司要求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另,信雅达公司已于2018年4月3日要求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承担利润补偿的义务,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至今未履行该义务,已构成违约,故信雅达公司要求刁建敏、王靖、科漾公司承担从起诉之日起的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原告信雅达公司的起诉理由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10日内以1元回购被告刁建敏持有的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113股;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10日内以1元回购被告王靖持有的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39000股;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10日内以1元回购被告上海科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信雅达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362676股。 二、被告刁建敏向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支付现金补偿169972821.11元;被告王靖向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支付现金补偿51917662.88元;被告上海科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支付现金补偿35672341.94元。以上款项在本判决生效10日内付清,并承担从起诉之日(2018年5月31日)起至付清之日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 三、被告刁建敏向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返还现金分红1849173.55元;被告王靖向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返还现金分红561646.75元;上海科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支付现金补偿471445.8元。以上款项在判决生效10日内付清,并承担从起诉之日(2018年5月31日)起至付清之日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 四、被告刁建敏、王靖、上海科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对判决主文第二、三项的支付义务互负连带清偿责任。 五、驳回原告信雅达系统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363703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刁建敏、王靖、上海科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担。被告刁建敏、王靖、上海科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交纳应负担的诉讼费。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诉讼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夏文杰 审判员  梁 琦 审判员  魏之薏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书记员  曾 玉 书记员  曾 玉